通过微信喜乐彩票|新疆喜乐彩投注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8003115164

罪名大全

網站首頁 > 辯護技巧
刑法關于正當防衛的構成
發布時間 : 2020-02-13

  正當防衛是公民依法享有的權利,行使正當防衛權利的諸條件的統一,就是正當防衛的構成。根據刑法第20條關于正當防衛概念的規定,我們認為正當防衛的構成是主觀條件和客觀條件的統一。現在分述如下:

  (一)防衛起因

  不法侵害是正當防衛的起因,沒有不法侵害就談不上正當防衛。因此,防衛起因是正當防衛構成的客觀條件之一。作為防衛起因的不法侵害必須具備兩個基本特征:

  1.社會危害性。這里所謂社會危害性,是指某一行為直接侵害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具有不法的性質。

  2.侵害緊迫性。這里所謂侵害緊迫性,一般來說是指那些帶有暴力性和破壞性的不法行為,對我國刑法所保護的國家、公共利益和其他合法權利造成的侵害具有一定的緊迫性。只有同時具備以上兩個特征,才能成為正當防衛的起因。行為的社會危害性,是正當防衛起因的質的特征。沒有社會危害性就不存在正當防衛的現實基礎,因此不發生侵害緊迫性的問題。侵害緊迫性是正當防衛起因的量的特征,它排除了那些沒有緊迫性的不法侵害成為防衛起因的可能性,從而使正當防衛的起因限于為實現正當防衛的目的所允許的范圍。總之,作為正當防衛起因的不法侵害,是具有社會危害性的不法侵害,確切地說,是危害國家、公共利益和.其他合法權利,并且達到了一定的緊迫程度的不法侵害。

  不法侵害是正當防衛的起因,沒有不法侵害也就沒有正當防衛可言。只有在不法侵害是真實地發生的情況下,才存在正當防衛的問題。在現實生活中,往往發生這樣的情形,即一個人確實由于主觀認識上的錯誤,實際上并不存在不法侵害,卻誤認為存在,因而對臆想中的不法侵害實行了所謂正當防衛,造成他人的無辜損害,這就是刑法理論上的假想防衛。我們認為,假想防衛屬于刑法中的認識錯誤,具體地說,是行為人在事實上認識的錯誤,是行為人對自己行為的實際性質發生錯誤認識而產生的行為性質的錯誤。因此,對于假想防衛應當按照對事實認識錯誤的一般原則解決其刑事責任問題,即:(1)假想防衛不可能構成故意犯罪。(2)在假想防衛的情況下,如果行為人主觀上存在過失,應以過失犯罪論處。(3)在假想防衛的情況下,如果行為人主觀上沒有罪過,其危害結果是由于不能預見的原因引起的,則是意外事件,行為人不負刑事責任。

  (二)防衛對象

  正當防衛是通過對不法侵害人造成一定損害的方法,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行為。正當防衛的性質決定了它只能通過對不法侵害人的人身或者財產造成一定損害的方法來實現防衛意圖。因此,防衛客體的確定對于正當防衛的認定具有重要意義。我們認為,防衛客體主要是不法侵害人的人身。因為不法侵害是人的積極作為,它通過人的一定的外部身體動作來實現其侵害意圖。為了制止這種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必須對其人身采取強制性、暴力性的防衛手段。應當指出,在某些特定情況下,物也可以成為防衛客體。

  正當防衛的性質決定了其防衛客體只能是不法侵害人本身,而缺乏防衛客體的防衛第三者的行為,不得視為正當防衛。所謂防衛第三者,就是對第三者實行了所謂正當防衛即加害于沒有進行不法侵害的其他人,使之遭受損害。我們認為,對于防衛第三者應當根據以下三種情況處理:(1)防衛第三者而符合緊急避險的條件的,應以緊急避險淪,不負刑事責任;(2)防衛第三者而出于侵害之故意的,應以故意犯罪論;(3)防衛第三者而出于對事實的認識錯誤,但主觀上具有過失的,應以過失犯罪論。

  (三)防衛意圖

  正當防衛是公民和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作斗爭的行為。因此,防衛入主觀上必然具有某種防衛意圖,這就是正當防衛構成的主觀條件。所謂防衛意圖,是指防衛人意識到不法侵害正在進行,為了保護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而決意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心理狀態。因此,防衛意圖可以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

  1.對于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認識,即正當防衛的認識因素。這是所謂對不法侵害的認識,是防衛人意識到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受到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因此,認識內容包括防衛起因、防衛人產生正當防衛意志的主觀基礎,是對客觀存在的不法侵害的正確反映。沒有正當防衛的認識,就不可能產生正當防衛的意志,也就沒有防衛意圖可言。

  2.對于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決意,即正當防衛的意志因素。正當防衛意志體現在對防衛行為的自覺支配或者調節作用,推動防衛人實施防衛行為,并且積極地追求保護國家、公共利益和其他合法權利的正當防衛的目的。因此,防衛意圖是正當防衛的認識因素和意志因素的統一。

  防衛意圖作為正當防衛構成的主觀條件,對于正當防衛成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某些行為,從形式上看似乎符合正當防衛的客觀條件,但由于主觀上不具備防衛意圖,因此,其行為不能視為正當防衛。這種情況可以包括以下兩種:

  (1)防衛挑撥。在刑法理論上,把故意地挑逗對方進行不法侵害而借機加害于不法侵害人的行為,稱為防衛挑撥。在防衛挑撥中,雖然存在著一定的不法侵害,挑撥人也實行了所謂正當防衛,形式上符合正當防衛的客觀條件;但由于該不法侵害是在挑撥人的故意挑逗下誘發的,其主觀上具有犯罪意圖而沒有防衛意圖,客觀上實施了犯罪行為,因而依法構成犯罪。

  (2)互相斗毆。在刑法理論上,互相斗毆是指參與者在其主觀上的不法侵害故意的支配下,客觀上所實施的連續互相侵害的行為。在互相斗毆的情況下,由于行為人主觀上沒有防衛意圖,其行為也不得視為正當防衛。

  (四)防衛時間

  正當防衛的時間是正當防衛的客觀條件之一,它所要解決的是在什么時候可以進行正當防衛的問題。正當防衛是為制止不法侵害而采取的還擊行為,必須面臨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才能實行。所謂不法侵害之正在進行,是指侵害處于實行階段,這個實行階段可以表述為已經發生并且尚未結束。因此,防衛時間可以

  從以下兩方面進行認定:

  1.開始時間。這里的關鍵是要正確地認定不法侵害行為的著手。我們認為在確定不法侵害的著手,從而判斷正當防衛的開始時間的時候,不能苛求防衛人,而是應該根據當時的主觀和客觀的因素全面分析。例如,對于入室犯罪來說,只要已經開始入室,未及實施其他侵害行為,也應當視為已經開始不法侵害。在個別情況下,不法侵害雖然還沒有進入實行階段,但其實施卻已逼近,侵害在即,形勢十分緊迫,不實行正當防衛不足以保護國家、公共利益和其他合法權益。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實行正當防衛。

  2.結束時間。在不法侵害終止以后,正當防衛的前提條件已經不復存在,因此,一般不再發生防衛的問題。所以,必須正確地確定不法侵害的終止,以便確定正當防衛權利的消失時間。我們認為,我國刑法中正當防衛的目的是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因此,不法侵害的終止應以不法侵害的危險是否排除為其客觀標準。在以下三種情況下,應當認為不法侵害已經終止,不得再實行正當防衛:第一,不法行為已經結束;第二,不法侵害行為確已自動中止;第三,不法侵害人已經被制伏或者已經喪失侵害能力。在以上三種情況下,正當防衛人之所以必須停止防衛行為,是因為客觀上已經不存在危險,或者不需通過正當防衛排除其危險。

  不法侵害已經結束,是指合法權益不再處于緊迫、現實的侵害、威脅之中,或者說不法侵害行為當時已經不可能繼續侵害或者威脅法益。在不法侵害是財產性違法犯罪的情況下,不法侵害行為雖然已經既遂,但被害人在現場還來得及挽回損失的,應當認為不法侵害尚未結束,可以實行防衛。例如,甲搶劫出租車司機乙,用匕首刺乙一刀,強行搶走財物后下車逃跑。乙發動汽車追趕,在甲往前跑了50米處將其撞成重傷并奪回財物的,乙成立正當防衛(而無須解釋為超法規的自救行為)

  不法侵害之正在進行是正當防衛的時間。正確認定不法侵害的著手和終止,對于判斷正當防衛是否適時具有重大意義。所以,凡是違反防衛時間條件的所謂防衛行為,在刑法理論上稱為防衛不適時。防衛不適時可以分為兩種形式:(1)事前防衛,指在不法侵害尚未發生的時候所采取的所謂防衛行為。由于在這種情況下,不法侵害沒有現實地發生,因此其行為不得視為正當防衛。(2)事后防衛,指不法侵害終止以后,對不法侵害人的所謂防衛。公民實施防衛行為,已使不法侵害人喪失了侵害能力,有效地制止了不法侵害,以后,又對不法侵害人實施侵害的,屬于不法行為。這種不法侵害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五)防衛限度

  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是它和防衛過當相區別的一個法律界限。正當防衛必要限度應當從以下三個方面進行考察。

  1.不法侵害的強度。在確定必要限度時,首先需要考察不法侵害的強度。所謂不法侵害的強度,是指行為的性質、行為對客體已經造成的損害結果的輕重以及造成這種損害結果的手段、工具的性質和打擊部位等因素的統一。對于不法侵害實行正當防衛,如果用輕于或相當于不法侵害的防衛強度不足以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的,可以采取大于不法侵害的防衛強度。當然,如果大于不法侵害的防衛強度不是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那就是超過了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

  2.不法侵害的緩急。不法侵害的強度雖然是考察正當防衛是否超過必要限度的重要因素,但我們不能把侵害強度在考察必要限度中的作用絕對化,甚至認為這是唯一的因素。在某些情況下,不法侵害已經著手,形成了侵害的緊迫性,但侵害強度尚未發揮出來,因此,無法以侵害強度為標準,只能以侵害的緊迫性為標準,確定是否超過了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所謂不法侵害的緩急是指侵害的緊迫性,即不法侵害所形成的對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的危險程度。不法侵害的緩急對于認定防衛限度具有重要意義,尤其是在防衛強度大于侵害強度的情況下,考察該大于不法侵害的防衛強度是否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更應以不法侵害的緩急等因素為標準。

  3.不法侵害的權益。不法侵害的權益,就是正當防衛保護的權益,它是決定必要限度的因素之一。根據不法侵害的權益在確定是否超過必要限度中的作用,為保護重大的權益而將不法侵害人殺死,可以認為是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因而沒有超過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而為了保護輕微的權益,即使是非此不能保護,造成了不法侵害人的重大傷亡,就可以認為是超過了必要限度。

上一條:刑法關于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規定

下一條:刑法關于特殊正當防衛的規定


通过微信喜乐彩票 av女抽搐了好长时间叫什么 日本av片v片v片v 股票指数期权以股票指数 炒股的人一生穷拉涨停 江苏时时彩 十佳股票配资平台 足彩 完整足球比分直播500 重庆幸运农场 一本道超级名模第60弹 环球股票指数 日本av电影迅雷网址 聚富配资 手机旧版体球网 中盛投资 海螺水泥股票